2011年5月27日 星期五

我在法國西南有個家(一):住民宿,自助遊,體驗在地生活

當我喜歡上一個國家,便會以不同的旅遊方式重遊,而且越玩越深入,以法國來說,剛開始購買「機+酒」套餐,走訪巴黎等名勝,接下來採用租車旅行,巡遊於蔚藍海岸和普羅旺斯的大城和小鎮;2006年前往法國西南部,我改採定點旅行,住在小鎮民宿,每天開車探訪古城,閒逛周日市集,還跟當地人吃了一頓道地的法式午餐,留下既獨特又美好的回憶。



法國西南的魅力
法國西南擁有波爾多、吐魯斯等大城,但真正觸發我前往的,是一則英國攝影雜誌的景點介紹,對網站報導美麗的照片留下深刻印象;版主Fred是個旅居法國的英國人,喜愛攝影,並且和老婆Christine經營民宿。心想住在他哪兒肯定能玩得愉快,又可拍到好照片。

無獨有偶,某天開車上班途中,聽到電台介紹知名美食作家韓良憶的新書《我在法國西南,有間小屋》,談到他和夫婿到法國西南的旅遊經歷;他們以租來的「度假屋」為基地,有時開著租來的汽車,造訪鄰近的葡萄酒莊和鄉村市集,餓了,就隨興地找家餐廳品嚐地方菜,或乾脆自己下廚,過著悠閒的「居遊」生活。韓良憶為何選擇西南法居遊?因為那裡擁有旅遊聖地該有的元素,韓良憶在書中提到:「這裡要自然風景有自然風景,要文化有文化,要歷史有歷史,要人情味有人情味。」看了這本書,更加強了我造訪法國西南的決心,於是趁著2006年到葡萄牙旅行,順道在法國西南停留五天四夜,住在Fred經營的民宿,體驗法國西南的「居遊」生活。

 Fred經營的民宿,我在法國西南的家。


住宿法國小村莊
出發前一個月,我用網路跟Fred訂房,收到回信,才知道鬧了個小笑話,Fred在信上說:「沒想到新年期間還有人來造訪,沒問題,我們有空房間。」原來我打錯字,把六月(Jun.)打成一月(Jan.)。無論如何,我在六月初順利成行,踏上心怡的法國西南。

Fred住在Noailles,位在法國第三大城吐魯斯(Toulouse)北方約75公里,從機場開車約需1小時即可抵達,但因航班安排的關係,我必須飛到波爾多,再開3.5小時的車到他家;我照著Fred的指示,一路從高速公路、省道、縣道,開到鄉村小道,原本一帆風順,結果快到Fred家發生一段小插曲。打從開進鄉村小路,我就睜大眼睛,緊盯著每一個路牌,但好死不死,Noailles指示牌剛好背面對著我,害我多開了5公里路,回頭才發現,從反方向才看得到那面路標。
Fred在法國的家Noailles,為典型的法國農村。

Noailles為典型的法國農村,紅瓦石牆的房舍以主教堂為中心向四周擴散,村外環繞著有如波浪般起起伏伏的葡萄園。Fred的家位在村莊邊緣,有個很詩意的名子Les Vignes(小花小草的意思),是棟西南法典型的雙層樓房,外牆由石灰石砌成,外觀古樸典雅,內部相當現代化,擁有4個房間、一座花園和停車場。


當車子開到他們家門口時,一位衣服沾滿油漆的中年男子幫我拉開車道鐵門,接著低著頭對我說:「歡迎遠道而來的客人,我是Fred。」原來Fred正在製作民宿的廣告看板,我還以為他是園丁。Fred安排我住在一間含衛浴的雙人房,不算豪華,卻相當整潔清爽,每晚只需35歐元,以當時匯率換算,約新台幣1,400,相當划算了,因為Fred還提供了導覽服務。

觀賞天邊繩(Cordes-Sur-Cie)晨色

法國西南部的東半邊擁有典型的地中海型氣候,陽光充足,天色湛藍,安頓好行李,約下午4點多,我迫不及待下樓請教Fred值得一遊的景點。攤開地圖,Fred當起我的地圖導遊(Map Tour-guide),用手指點出幾處私房景點,首選當然是距離他家只有7公里的天邊繩。


對喜愛拍照的人來說,天邊繩是極佳的景點,尤其是春夏交替之際,飄渺的晨霧環繞這座古城,有時只讓它露出山頂上的教堂和房屋,有如飄浮在雲海的空中之城,我就是看到Fred貼在網站的類似照片,才決定前來法國西南一探究竟。

我跟Fred表明,隔天一早想去拍攝天邊繩的晨色,賭賭看能否看到空中之城的美景。「你坐了24小時飛機,又開了4小時的車,明天一大早起得來嗎?」Fred抬頭看了我一下。「沒問題,我就是來這兒拍照的呀!」由於拍攝地點位在荒郊野外,地圖上根本沒標示,Fred躊躇了一下:「那裡不好找,我帶你去。」

民宿主人Fred,跟我一起吃早餐。

我坐上Fred從英國開來的老爺車(右駕,屌吧!),順著蜿蜒的小路前往拍攝地點。接近天邊繩城下,Fred連續來二個右轉,爬上一條小路,5分鐘後又來個180度大左轉,進入一條碎石路,沿途碎石不斷敲打底盤,捲起的塵土,讓車身蒙上一層灰。下車步行約5分鐘,終於抵達可眺望天邊繩的小山丘。很慶幸,Fred親自帶我去勘景,否則可要花很多時間才找得到拍攝地點。

我隔天早上5點就起床,天色仍有點黑,不過因事先勘過景,很順利的在05:30趕到拍攝地點,天空剛露出魚肚白,只是太乾燥,看不到雲霧繚繞的光景,值得欣慰的是,遠處天邊已經泛起橙黃色朝霞,至少會是一個陽光天。由拍攝地點俯視,天邊繩有如一座「房子山」,紅瓦石牆的房屋從山腳下,由寬而窄,向上堆疊至高處的教堂,畫面非常超現實,好像卡通影片中的場景;我趁著陽光尚未露臉之前到處試拍,尋找最佳構圖,接著架好三腳架,靜靜的站立在山頭上,等待當天的第一道光芒。

大約6點,太陽終於從雲端竄出,輕輕地浮掠過大地,點亮了原野的樹林,更為原本帶著藍灰色的天邊繩房舍染上金黃色彩,留下淺淺的屋影,讓古城更具立體感。看到這幅景色,我滿心歡喜地拍了十幾張照片,接著靜靜的坐在山丘上,吹著微寒的山風,觀賞璀燦、寂靜的晨色,直到太陽高昇才回去睡回籠覺。

美景當前,讓人不自覺地想張開雙手擁抱。


天邊繩的過往
天邊繩為典型的Bastide(設防城市),為中世紀西南法的特有產物。十三世紀之前,法國西南部戰禍頻仍,散居在農田附近的居民很容易遭受攻擊,於是從十三世紀起,有錢有勢的貴族們開始在戰略要地興建設防城市,吸引村民移居城內,並且圍築起城牆,以抵禦外伍。
天邊繩的城門。

設防城市為現今都市化的濫觴,貴族計畫性地以市場為中心興建住房,鼓勵各類工匠前來投靠,獎勵商業活動,並設有執政官,維護秩序和保障居民安全;移居城內的村民必須遵守法律,定期繳納稅金給貴族,以換來住在城內安居樂業。貴族是設防城市最大的受益人,既可收稅金,又能壯大自己的聲勢,因此在十四紀下半葉,西南法共有三百多個設防城市,其中最古老且保存最好的要算是天邊繩。

天邊繩厚實的城牆。

天邊繩由吐魯斯伯爵Raymond VII下令興建,只花了7年(1222-1229)就完成了;跟大多數設防城市一樣,它矗立在山丘上,雖然只有110公尺高,但四周皆為低矮的河谷、丘陵和平原,居高臨下,視野極佳,成為設防城市的最佳地點。

天邊繩為Languedoc地區最早建立的設防城市,又位在交通樞紐,一開始便吸引眾多商賈和工匠前來投靠,工商業興盛,才過了三個世代,人口已到達五千人,在當時可算是個大城。尤其在1280-1350年間,富商和貴族在城內廣建豪宅,至今仍矗立在街頭。由於居民不斷增加,早期的設防城市已不敷使用,居民移居城外,並且再蓋另一道圍牆以維護居民的安全,歷經多次擴張,到18世紀為止,一共修築了5道城牆並設有指示牌,標示著1-5,供遊客辨視。

天邊繩的的城門和鐘樓。

好景不常,在十四、五世紀,黑死病和戰亂嚴重侵擾天邊繩,加上鄰近運河開通,改變了商旅的路線,降低其為商業重鎮的地位,人口嚴重流失,在1870年法國大革命時期,人只遞減至2500人。還好,大革命之後的刺繡業讓它再度繁榮50年,據說第一個鱷魚牌(Lacoste)註冊商標的刺繡,就是在天邊繩製作的。榮景並沒有維持多久,這座城市再度沒落,不過卻因禍得福,逃過現代化的魔手,讓古城的風貌得以完整保留,並獲得藝術家們的青睞。在1940年代,由畫家Yves Brayer帶領一群藝術家移入,加上記者和作家陸續造訪,這座被遺忘的城市才再度引起世人的注意。目前,大約有50位藝術家和工藝家,在天邊繩設立工作室,將它變成藝術重鎮。


Fred家附近,還有好幾座中世紀設防城市(Bastide)值得參觀,它們大多建在制高點上,可居高臨下,遠眺四周風光,因而成為法國西南的主要觀光景點。如何參觀設防城市?我只能說,各取所需。對歷史或建築有研究者,可以化身為考古學家,細細的品味建築的特色,例如,天邊繩擁有許多歌德式豪宅,以及興建於不同時期的城牆和教堂,值得你慢慢研究。若跟我一樣喜愛攝影,可選擇在晨昏時刻造訪古城,觀光客較少、光影較佳,很容易拍出好照片。尤其是清晨時分,空氣非常清新,「爬城」才不會累,等到太陽高掛,不適合拍照,即可挑個展望點佳的戶外咖啡座,花2歐元,悠閒地啜飲咖啡,觀賞由古堡、森林和山谷構成的絕妙的風光。

天邊繩的街景。


天邊繩的街景。

後記
寫完這篇網誌,我發了一封Mail給Fred,收到回信才得知,Fred為了照顧年邁的父母,已經搬回英國,真是可惜。若讀者想前往網誌中介紹的景點,可住宿在天邊繩 Cordes-Sur-Ciel。



天邊繩(Cordes-Sur-Ciel)的晨色。



延伸閱讀
1. 我在法國西南有個家(二):造訪古城市集
2. 我在法國西南有個家(三):吃了一頓3小時的法式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