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日 星期日

葡萄牙的世界遺產 - 波爾圖古城區

波爾圖(Porto)為葡萄牙北部第一大城,自古以來即是重要的商港,除了出產世界知名的波特酒(Port),舊城區更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產,擁有眾多中世紀建築、蜿蜒的小徑、別具特色的小巧房舍。總之,波爾圖具有世界知名景點的內涵:美食、美景、古蹟、歷史和文化,值得一遊。
歌德式修道院的長廊。
主教堂廣場
主教堂(Se)地理位置極佳,能俯瞰看波爾圖全景,再加上本身又是歷史悠久的古蹟,成為觀光客造訪波爾圖的首站。早上09:00過後,一車車的觀光客開始湧向主教堂,站在教堂前廣場,俯瞰波爾圖全景。波爾圖市座落在山丘上,房舍由河岸慵懶、混亂地向上堆疊至山丘高處;由主教堂廣場放眼望去,錯落在傾斜山坡上的紅瓦房舍,有如片片飄浮在空中的紅色飛毯,搭配湛藍天際,色彩豔麗且對比強烈,再加上線條和形狀多樣,隨手一拍就是一張好照片。


主教堂背面。


主教堂廣場旁的塑像。








主教堂有如一座堅實的城堡,矗立在山丘高處,擁有「複合式」建築風格,樸實、巨大的外觀建於12世紀,為羅馬式的建築式樣;走進教堂,建於18世紀,雕工細緻、華麗繁複的主祭壇和禮拜堂令人目不暇給,流露出巴洛克的風格。然而,最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卻是,建於14世紀的歌德式修道院,難怪需花2歐元才能入內參觀,不過非常值得,如下圖。


修道院為二層樓的方形建築,緊鄰在教堂右方,一樓由歌德式建築特有的廊柱和攀附在壁面和天花板的肋稜,架起一道道尖頂拱門,環繞著寬廣的中庭;最特別的是,廊柱之間的壁面鋪著藍白色系的「磁磚壁畫」,再加上由中庭斜射進來的光線,將長廊輝映得既莊嚴又美麗,非常適合修道和冥想。修道院二樓闢為展覽室,典藏教堂相關的物品,如主教的長袍和皇冠等,逛完了展覽室別急著走開,還可到「陽台」走走,俯視波爾圖的美麗風光。


杜羅河岸風光

杜羅河岸(Ribeira)擁有波爾圖最迷人的風光。黃昏時刻是造訪河岸的最佳時刻,光線柔和、色彩豐富,而且散起步來也較涼爽。河岸附近的街道矗立著造型獨特的古老房舍,高矮不一、色彩繽紛,有些看起來還相當老舊;有幾間老屋的玻璃好像是被小石塊K到,破了不少小洞,搭配斑剝的壁面,好像是刻意打扮出來的樣子,好建構出古城區應有的古、舊氛圍。有趣的是,當地居民好像也配合演出,三三二二穿著居家服坐在門口談天說地,更有年輕婦人就在門階上幫小嬰兒換尿布,此情此景只有台灣鄉下才看得到,居然搬上葡萄牙第二大城的觀光地區,真是難以置信。


河岸是波圖爾最有觀光味道的地區,闢有一條既寬又長的散步大道,旁邊林立著露天咖啡座。走到這裡,屁股便不自覺的想黏在成排的戶外咖啡座椅上,觀看四周風光。散步大道內側保留一道古牆,牆內豎立著色彩繽紛的房舍,底層多闢為餐廳、紀念品店和酒吧。二樓以上則是住家,陽台成為天然的曬衣場,居民們亳不遮掩地將衣物(包括床單、內衣褲等)晾在陽台的繩索上,每當起風時,色彩豔麗的衣物有如萬國旗般飄揚,構成一幅既親切又美麗的畫面。


河岸旁的碼頭停泊著復古帆船Rabelos,它們曾肩負載運波特酒的重任,現在多被改裝成「廣告看板」或遊船;乘坐遊船繞行杜羅河,航程1小時,費用€10(歐元),對我來說有點貴,還不如把錢花在咖啡座上,甚至把錢跟時間少省下來,到河的兩岸走走,多拍些照片更實在。


筆者造訪時,正值六月盛夏,十來個約13-15歲的頑童正在岸邊戲水,時而很有秩序地、像小魚般躍入河水中,時而頑皮地相互追逐,將同伴推入或丟進河裡,看他們玩得不亦樂乎,真想脫下衣服與他們同樂。更令人驚嘆的是,當我沿著河岸走向波爾圖的地標易士一世大橋(Dom Luis I)時,碰到較高級玩水花樣。二名光著上半身、大約十七八歲的青年,首先爬上離橋面約二層樓高的橋架上,接著坐在上面若無其事地談笑,不像是要自殺的樣子,我猜他們大概想由橋上跳下河中,於是舉起相機準備拍照。其中一位看到我,還跟我揮手致意,一會兒便從大約20公尺高的橋面上跳下水面,濺起高高的浪花,接著另一位也如法炮製,展現男子氣概。


橫跨杜羅河的路易士一世大橋除了可以跳水,還是波爾圖的最佳模特兒,遊客總喜歡以它為背景,拍張「到此一遊」照片。這座鐵橋由巴黎鐵塔設計師艾菲爾(Gustave Eiffel)的助手Theophile Seyrig設計,1886年啟用,分為二層,上層長392公尺,目前行走捷運電車,兩側為人行道;下層174公尺,供車子和行人通行(註:艾菲爾也為波爾圖設計一座只供火車通行的鐵橋 Dona Maria Pia Bridge)。走過鐵橋便是波特酒的故鄉加亞村。




加亞村品嘗波特酒
加亞村(Vila Nova de Gaia)位在波爾圖對岸,過了路易士一世大橋即可到達,最大的特色是,擁有60家葡萄酒儲存室,新酒由杜羅河上游產地運到當地,經過混合調味後,裝入橡木桶陳年,成為著名的波特酒。
波特酒的起源可追溯至十七世紀,當時來到葡萄牙從事酒類販賣的英國人意外發現,在未發酵的紅酒中加入白蘭地(Brandy),可以防止紅酒在釀造過成中變酸,最後變成甜度較高的葡萄酒,喝起來像是超甜的白蘭地,非常容易入口,適合搭配甜食飲用,不過酒精濃度達20%,酒力不佳者可別喝太多,以免宿醉。


遊客可至Diogo Leite大道旁的釀酒廠品酒和買酒,筆者即參加Sandeman釀酒廠的導覽行程,時間約20分鐘,門票3歐元,但可當作買酒的折價券。導覽行程由穿著黑披風的小姐帶領,首先步入陳列著酒桶的儲藏室,長長的走道兩旁堆放著4個高約半個人高的橡木桶,導遊以流利的英文,邊走邊介紹波特酒和Sandeman的歷史。Sandeman跟大多數的波特酒廠一樣,為英國人開設的公司,創辦人為George Sandeman,從1790年起即開始從事波特酒買賣,1920年起開始廣告行銷,因而發展出醒目的商標:The Don(戴著黑色高帽和穿著披風的紳士)。酒窖內還設有陳列室,展覽Sandeman品牌的演進和歷年來的平面廣告和海報。


加亞村的酒窖和碼頭。

接著,導遊帶領我們參觀已經裝瓶的區域,她指著某一區的酒瓶說:「這些是二十世紀初裝瓶的波特酒。」遊客們大多覺得不可思議地發出哇哇的驚嘆聲;導遊臉帶微笑回應:「沒什麼,那些酒都還很年輕,差不多只有一百年而已。」遊客們對他的幽默,報以熱烈的笑聲。的確,相較於葡萄酒二千多年的歷史,才百來年的酒的確很年輕!


接著我們被帶到簡報室,觀賞波特酒的採收和製造過程。波特酒的產區位在杜羅河上游的河谷,葡萄園跟台灣的梯田一樣,由河谷向山坡層層闢建,由波圖爾算起,葡萄園綿延了100公里,形成特殊且壯闊的景觀,因而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產。每年九月底和十月初的採收期是最佳的造訪季節。著名的酒廠,如Sandeman,在產區大都有自己的葡萄園,在鐵公路尚未發達的年代,葡萄酒先在產區裝在橡木桶,再使用稱為Rabelos的帆船,順著杜羅河運至加利村調味、裝瓶和陳年。現在則是用卡車運酒,在波爾圖看到的Rabelos多被改裝成遊船,待成追憶。
導遊最後將遊客帶到品酒室,品嚐紅白酒各一小杯。波特酒依陳年時間的長短和色澤分為Ruby、Tawny和Vintage三種等級:前者具有紅寶石般的色澤,大約陳年3年,並且由多種年份的酒調和而成;Tawny色澤較Ruby淡,至少需在橡木桶內住上3載,若陳年超過10載以上則被稱為Aged Tawny,同樣是由多種年份的酒混合而成;Vintage也就是所謂的年份酒,也是品質最優的波等酒,大約10年才會出現3個年份酒,如1980、1983和1985三個年份;Vintage色澤最深,首先在橡木桶內放置2年,接著再裝瓶,在酒瓶內度過漫長的15年才算成熟,因此1991年出產的年份酒,現在還不能開瓶呢!


當天我們喝的當然是Ruby啦!品嚐波特酒前,首先將酒倒入酒杯約3分滿,接著搖晃酒杯,觀察附著在杯子內酒汁的流動狀態,越上等的酒,附著在杯子邊緣的量多,且往下掉的速度越慢;因為沒喝過年份酒,實在無從比較,不過兩杯酒都蠻好喝的,只是因喝慣帶著丹寧酸的紅酒,波特酒對我來說實在太甜。筆者回國後在家樂福和Wellcom超市都發現了波特酒,若短時間無法到葡萄牙旅行,想先嚐為快,可買一瓶回家喝喝看,一瓶Tawny售價約新台幣800元。




廚師就在餐廳外面烤魚,超香的,我就在他們的上頭拍照,肚子真是餓。
這間不是博物館,而是車站大廳。









延伸閱讀:葡萄牙波爾圖夜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