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9日 星期四

法國的文學地圖之旅 - 雨果的《巴黎聖母院》(上)

「聖母院是整個法國社會創造出來的傳奇、是貫穿古今的紀錄,是人類不斷努力的見證.....時間是位建築師,而整個國家、整個法國就是蓋房子的工人(雨果 -《巴黎聖母院》)。


聖母院為巴黎最熱門的觀光景點之一。Nikon FM2,AIS 24mm F2.8,光圈F10,快門1/125秒。

巴黎聖母院(Notre Dame de Paris)為早期歌德式教堂的代表作,於1160年啟建、1245年完工,750多年來屹立於塞納河畔,見証巴黎的成長,其間曾遭受時間和人為的摧殘,尤其是法國大革命期間(1792)遭受大肆的擄掠和破壞;好在雨果(Victor Hugo)於1831年發表的《巴黎聖母院》(另稱《鐘樓怪人》),透過浪漫的故事以及對聖母院生動的描寫,才使政府整修聖母院,恢復昔日面貌,成為舉世聞名的觀光景點,每年吸引一千一百萬人造訪。

聖母院 - 中古世紀歌德式教堂的代表作

十二世紀時,巴黎的主教Maurice de Sully參觀過巴黎近郊的第一座歌德式教堂後(聖德尼教堂Saint Denis13線地鐵可到達),決定翻修老舊的羅馬式教堂,以容納巴黎不斷成長的人口,於是建造了一座長130公尺、高69公尺,為當時歐洲最大的教堂。聖母院從1163年啟建,總共動用了4位建築師,終於在1245年完工。


聖德尼教堂Saint Denis。Olympus E-1,14-54mm F2.8-3.5,光圈優先F11,快門1/125秒,ISO100,JPEG。

走進聖母院即可感受到早期歌德式建築的風格,有別於羅馬式低矮的圓頭拱門,聖母院採尖頂拱門設計,攀附在壁面的附柱,好像高舉過頭、向上伸展的雙手,沿著壁面高高地向上爬升,連接交叉在穹窿(拱形圓屋頂)的肋稜,形成高聳的拱頂,「令人感受到彷彿直達天頂的雄偉氣息」。


巴黎聖母院內部。


聖德尼教堂Saint Denis內部。Olympus E-1,14-54mm F2.8-3.5,光圈優先F10,快門2秒,+0.3EV,ISO100,JPEG。

除了想讓石材構成的線條,營造莊嚴的氣息,創造仰高性外,歌德式拱頂和肋稜的建築技巧還解決羅馬式建築採光不足的問題。對宗教而言,光是聖靈的化身,能驅趕黑暗和邪惡,然而,羅馬式建築牆面低矮厚重,無法開出大窗,讓大量光線射進教堂,所以喜歡彩色玻璃的聖德尼修道院院Suger才會引進了尖頂拱門、肋稜拱頂和扶壁等建築技術,改變建築結構,提升教堂的高度,才能安裝彩繪者聖者和聖經故事的大片的玻璃,從而創建了莊嚴肅穆、華麗美幻的歌德式建築風格。


聖德尼教堂Saint Denis內的彩色玻璃。Olympus E-1,14-54mm F2.8-3.5,光圈優先F8,快門1/3秒,+0.3EV,ISO100,JPEG。

走入巴黎聖母院也能領略到歌德式教堂對於光線的巧妙運用,早晨光線透過入口對面(東方)迴廊上高聳的彩色玻璃撒進教堂,與幽暗的西方入口,形成強烈的明暗對比,好像在一個空間裡,營造出人神同在的天堂和人間兩個世界。

 

另外,位於北、西、南3個玫瑰窗,在光線的照射下,不但為教堂增添靈妙、莊嚴的氣氛,有如萬花筒般繽紛的圖案,更是讓許多遊客拿起相機猛按快門。法國為最早將彩繪玻璃運用在教堂的國家,最早出現在聖德尼教堂,大多彩繪耶穌、先知和聖徒等舊約聖人物。玫瑰窗則是晚期的創新花樣,主要圖案為聖母和耶穌,例如,聖母院內的南玫瑰窗即是以新約聖經為主題;南玫瑰窗由84片玻璃(medallions)圍成4圈,中間是耶穌受難像(由Viollet-le-Duc19世紀重新設計),外圈環繞著聖女、聖徒和12使徒。此外,位於南北兩面玫瑰窗下的高窗為19世紀加裝上去的,北面彩繪著Judah王國的18位國王,南面則是16位先知。除了參觀充滿靈妙光影的彩繪玻璃,到聖母院還能觀賞包括哈維的「詩班席隔牆」、庫斯的「聖母哀子像( Pieta)」和路易十三雕像(祭壇後方),以及於置於翼廊的其他畫作及雕塑。


巴黎聖母院外觀。Olympus E-1,14-54mm F2.8-3.5,光圈優先F11,快門1/125秒,ISO100,JPEG。

領略了聖母院的光影、藝術之美,不妨繞行教堂,觀賞哥德式的建築藝術。「歌德式是一種雕刻出來建築……每塊石頭都是為了建築中特定的位置而雕造。」以聖母院的西面來說,
3扇大門由左到右,分別雕飾著最後審判、聖母瑪利亞和耶穌基督、聖母的母親及聖母從年輕時到生下耶蘇的故事,有如一本石刻書(Book of Stones)。大門上方的國王廊(Galerie des Rois)則豎立著代表Judea和以色列國王的雕像。另外,纖細的拱門廊柱,以及室內由地面直伸到天棚的附柱(雕附在主要石柱的細小圓柱)、雕花石柱、精巧的玫瑰花窗,在在呈現精雕細鑿的歌德式建築藝術之美。


巴黎聖母院外的修士。Olympus E-1,14-54mm F2.8-3.5,光圈優先F11,快門1/250秒,ISO100,JPEG。

聖母院完工後即成為國王加冕、皇室婚禮和葬禮的主要場所,然而,在新古典主義時期,人們漠視歌德式建築的價值,聖母院被修改成合乎巴洛克建築的風格,不但破壞彩繪玻璃、移走墳墓、建築高聳的祭壇,最後還將教堂內部漆成白色,難怪雨果會說,聖母院所受到的摧殘,不是時間,而是人類的「傑作」,「藝術家們以高雅的格調和風尚為名,用金球、大理石和渾圓的天使等華麗的雕飾,破壞了歌德式特有的儉樸風格。」

 

另一項人類的「傑作」發生在1792年起的法國大革命,革命黨人誤認國王廊的神像為他們的國王而把他們扯下,並且掠奪了院內的寶物,將聖母院改成理性聖堂;遭受嚴重破壞的聖母院,不但關閉了一段時間,甚至淪落成糧倉。還好,19世紀初期,由法國大文豪雨果等人發起的浪漫主義運動,才喚起人們重新審視中古世紀建築的價值,最後促成了國會通過預算,於1845年指派Jean-Baptiste Lassus1857過逝)和 Eugene Viollet-le-Duc兩位建築師整修聖母院。

 

Viollet-le-DuLassus過逝後,獨擔大任,肩負起整修聖母院的大工程,除了刮除室內的白漆和汏換老舊的石塊外,還重新雕塑國王廊的雕像、建造尖塔、修復南玫瑰窗以及增設頌經壇、迴廊、翼廊等地方的高窗彩繪玻璃。整修工作於1864年完成後,才使聖母院恢復中世紀的舊觀,成為今日的模樣。


繼續閱讀法國的文學地圖之旅
-
雨果的《巴黎聖母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