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8日 星期四

新竹秀巒楓情

版主曾在美國中西部待了二年,每到深秋,矗立在校園和街道兩旁楓樹,好像著了火似地變成深紅或金黃,非常的迷人;看過超美的「楓光」,回台灣之後,對賞楓實在提不起興趣,直到有一天隨著許釗滂老師造訪新竹縣灰石鄉秀巒村,才對台灣的楓景另眼相看。







景點特色
秀巒位於新竹縣尖石鄉境內、塔克金溪和薩克亞金溪的匯流處,擁有台灣典型的高山美景,清澈湛藍的溪水奔流在碧綠山谷,搭配河中的巨岩以及橫跨溪谷的吊橋,景色分外美麗。最特別的是,秋末冬初之際,河谷旁點綴著金黃、深紅的變葉木和楓樹,構成一幅幅色彩繽紛、靜謐悠遠的山水風光。

我曾造訪秀兩次,剛好都遇上大晴天,拍照之餘坐在岩石上,曬著暖暖的冬陽,吹著沁涼的山風,聽著潺潺的水流聲,觀賞金黃色的楓葉隨風起舞,心頭充塞著難以言喻的幸福感。

軍艦岩

軍艦岩為秀的地標,聳立在塔克金溪和薩克亞金溪的匯流處,由河谷望去好像破浪前行的驅逐艦船頭。軍艦岩的四周都可取景拍照,可由吊橋左下方走入河谷,以水平視角拍出軍艦的模樣。


扛著8×10大型相機的國內攝影名家許釗滂(2002/01/04)。Nikon FM2,AIS 50mm F1.4,Fujifilm RDPIII,F5.6,1/60s。

另外,還可到軍艦岩上方的公路俯拍,筆者於200413日造訪,剛好遇上台灣最乾旱的季節,水量少到河床都露出水面,變成橢圓形的白色沙洲,加上溪水清澈見底,呈現溪谷的線條和色彩之美。
拍攝自然風光的成敗在於掌握構圖的技巧和光線的質感,軍艦岩附近溪谷巨石林立,水流清澈, 岸邊佇立著楓樹,很容易拍出構圖佳、色彩豐富的照片;不過,想要拍出較佳的光影,最好0800就能到達現場。由河谷拍軍艦岩可拍到順光的照片,由公路往下拍則可拍到側光的影像,照片較具立體感。


由竹60縣道俯瞰軍艦岩(2004/01/03)。Nikon FM2,AIS 50mm F1.4,Fujifilm RVP,F11,1/60s。


吊橋&楓林風光
吊橋為秀的另一個地標。較佳的拍攝地點為橋頭右側旁的公路,吊橋由這個方向看去,剛好呈45度的縱深感,如果季節對的話,橋的右方還點綴著一片金黃的楓林,背景襯著雄偉的山脈,再搭配湛藍的天際,畫面賞心悅目。拍完了吊橋,還可走到對岸,拍攝大約由30顆楓樹組成的楓林。筆者第二次造訪時有點晚,樹梢的楓葉已掉落滿地,搭配忽明忽滅的斜陽,帶著晚秋的蒼涼。拍攝楓林時,我請家人踩著滿地的楓葉前行,既可充當比例尺,又可讓畫面更有生氣,呈現旅遊的氣氛。


橋上方的楓樹林(2004/01/03)。架起三腳架、縮光圈至F22,好讓快門維持在1/30秒上下,製造人物輕微的鬼影,讓照片具有動靜的對比。Nikon FM2,AIS 24mm F2.8,Fujifilm RVP,F22,1/30s。

雖然楓葉掉得差不多,拍不出理想的大景,還好仍有三四棵楓樹還算茂密,可以利用構圖技巧,將三腳架架在樹幹旁,由低斜的角度仰視,同時將畫面填滿,看起來還是蠻壯觀的(第一張圖)。比較惱人的是,當時已近14:30,山區開始起風,使用光圈F/11,大約只能搭配1/30秒左右的快門速度拍照,只好手握快門線,像白痴一樣盯著樹稍,等待風停的瞬間才按快門。不過,風起時,看著金黃的楓葉,隨著徐徐山風四處紛飛,煞是好看。


Nikon FM2,AIS 50mm F1.4,Fujifilm RVP,F4,1/125s。(2004/01/03)。

交通&行程規畫

位巒於新竹縣尖石鄉,不論是南來北往,可走北二高(國道3號),於90公里處的竹林交流道下高速公路,再循120縣道東經橫山、合興車站,約30分鐘即可到達尖石;右轉過尖石橋,沿著蜿蜒的60號縣道上行,約1.5個小時即可到達秀鷥吊橋。

到秀巒拍楓葉的時間不易掌握,大概12月中旬起就可開始打聽楓況(打電話詢問當地民宿)。一天之中以早上為最佳的拍攝時刻,山區下午多會起風、起霧,空氣感變差,建議在清晨7:00就能抵達尖石橋,等待第一道光線,拍攝佇立在河谷中的尖石和變葉木,接著上山,才能在09:30前到達秀鷥,拍攝到較佳的光影。

到秀巒拍照需自行開車,雖然道路崎嶇,不過路況還算可以,開小轎車可暢行無阻。住在北部的人可一天來回,住在中南部的朋友,最好前一天晚上住在秀巒附近的民宿,才能有較寬鬆的行,一早拍完秀巒「楓光」,行有餘力還可再上司馬庫司,觀賞神木群,不過聽說從秀巒開車還需1.5至2小時才能扺達。


秀巒風光明媚,為北部地區秋冬最佳的賞楓地點之一(2002/01/04)。Nikon FM2,AIS 24mm F2.8,Fujifilm RVP,F11,1/60s。


後記:秀巒之旅,寶寶終於開口叫爸爸

初為人父,除了希望寶寶平安、快樂地成長,還期盼他能早日叫爸爸。打從凱凱開始胡言亂語,我就不斷地循循善誘,有空就把他抱在胸前,望著他叫:「爸爸、爸爸。」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的名字就叫爸爸。我的努力沒有白費,就在2004年1月3日,凱凱一歲又二個月那天,我們全家一同前往新竹秀巒賞楓,凱凱暈車吐了滿地之後,我就不用再叫他爸爸了。

過了尖石鄉,前往秀巒的道路便彎彎曲曲。坐在凱媽大腿的凱凱,起初仍然跟往常出遊一樣,興奮地自言自語,三不五時還會跟著收音機唱起歌來。大約過了半小時,他突然安靜了下來,躺在媽媽的懷中,又過了半小時,才再度開口,不過卻是哇地一聲,將早上喝的ㄋㄟㄋㄟ吐在媽媽的外套上。我們緊張了起來,馬上停車處理穢物,並且放他下車走走,觀察有無異樣。下車後,凱凱高興的到處跑跳,我才知道小Baby也會暈車。


秀巒吊橋(2004/01/03)。Nikon FM2,AIS 135mm F/2.8,Fujifilm RVP,F5.6,1/250s。

到了秀巒,凱凱變成一條龍,跟著我在溪谷爬上爬下,三不五時還舉起右手,指向湍急的河水,咿咿呀呀地說了一串火星語,他應該想說:「我要下去洗澡澡。」平時習慣在家中的小澡盆玩水,這回看到超大的「按摩浴缸」,他當然想下去玩玩。眼看凱凱活蹦亂跳、身體無恙,我們一直玩到下午三點才離開秀巒。


凱凱一歲二個月那天學會叫爸爸(2004/01/03)。

回程,我們龜速前行,深慢凱凱再度暈車。放慢車速,凱凱又開始胡自亂語,看他精神很好,我們又跟他玩起「叫爸爸」遊戲,由我和凱媽輪流喊著「爸、爸」。我們只想轉移他的注意力,防止暈車,不期望他能在此時開口叫爸爸,畢竟男孩開口說話的時間通常較晚。不過奇蹟出現,快抵達尖石鄉時,我突然間聽到凱凱學著凱媽喊出「爸、爸」。


我懷疑自己有幻聽,馬上靠邊停車,關掉收音機,接著對著後坐的凱凱說了一聲「爸」,他亳不遲疑地回一聲「爸」。凱媽為了確認他是喊真的,伸出食指指著我,接著對著他說:「叫爸爸。」凱凱亳不遲疑地叫了聲「爸」。我愣了一下,轉頭看了看凱媽:「凱凱是不是因為暈車,神精有點錯亂了,才學會叫爸爸。」

自從2002年初次造訪秀
,巨石、碧水與楓紅交織的美景便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中。2004年,我再度探訪,景色依舊,不同的是,多一位初次開口叫爸爸的小寶貝,秀變得更加美麗。


凱凱七歲照片(2010/01/31)。歲月如梭,凱凱好像不久前才學會叫爸爸,轉眼間已變成少年郎。


秀鷥吊橋上方的小楓林(2004/01/03)。Nikon FM2,AIS 24mm F2.8,Fujifilm RVP,F11,1/30s。


P.S. 本篇網誌的照片皆攝於2004年1月3日之前,2012年上山二次,楓況依舊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