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2日 星期五

東港夕照:海邊看戲,相機寫詩

跟大多數喜愛攝影的朋友一樣,筆者剛學攝影時,超喜歡拍夕陽,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拍照的觀點也跟著改變;仍喜歡到海邊散步和拍照,但對夕照風光較沒感覺,反而喜愛拍攝看夕陽的人。畫面加入了「人」的動作,產生了戲劇效果,畫面較具感染力,較能獲得觀者的共鳴。




每次跟老婆回東港娘家,到海邊看夕陽是我的例行公事,那兒的夕照較少缺席,即使冬天也不例外,可觀賞一幕幕以絢爛暮色為背景的舞台劇,包括:沙灘奔逐的年輕人、河岸相依偎的情侶、海堤垂釣的阿伯。2006年農曆新年期間,我照例到東港河堤看夕陽,尋找值得用鏡頭說故事的畫面。我鎖定一位垂釣的阿伯,約過了二分鐘,一位戴著德州帽的男子不請自來,倚著機車坐了下來,觀賞又圓又大、逐漸西沉的夕陽。


使用長鏡頭具有壓縮透視的效果,將遠方的夕陽拉近眼前,讓觀者更具臨場感。Sony a100,70-200mm F2.8G,焦距200mm,光圈優先F4.5,快門1/125秒,ISO100,5500K。2007/02/18。

真是天助我也,看夕陽的遊客和釣客是東港黃昏的最佳寫照,最後我以看海的男子為前景,釣魚阿伯為背景,在他甩出釣竿的瞬間,按下快門;我的運氣超好,甩出去的釣竿在天空畫出一道美麗的圓弧,竿尾指向夕陽,透過長鏡頭壓縮透視之後,形成「釣日」的畫面。

釣日。畫面 加入了「人」的動作,產生了戲劇效果,增添畫面的故事感。Sony a100,70-200mm F2.8G,光圈優先F4.5,快門1/125秒,ISO100,5500K。2007/02/18。

拍了多年夕陽,我認為美麗、短暫的夕陽是大自然的美酒,啜飲之後,有如帶著微醺,不自覺地隨著西沉的夕陽,不斷地變換顏色,沉醉在詩境的夢幻中。想走進詩境的夢幻中?找個晴朗的黃昏,帶著空靈和相機,坐在堤岸旁或沙灘上,品嚐夕陽釀成的美酒,然後……用雙眼看戲,用相機寫詩。


「哇,好美的夕陽!」Olympus E-410,手動模式,光圈F8,快門1/125秒,ISO160,日光白平衡。2007/02/19。



每年農曆新年期間,北部大多又冷又雨,但南部很暖和,甚至還有機會看到夕陽。天晴的日子,東港海邊總是擠滿了玩水和看夕照的人群,包括南下渡假的觀光客,常年在外工作或讀書的遊子,初二回娘家的女兒、女婿和小朋友。Olympus E-410,50mm F2.0 Micro,手動模式,光圈F5.6,快門1/125秒,ISO160,日光白平衡。2007/02/19。


Olympus E-410,50mm F2.0 Micro,手動模式,光圈F7.1,快門1/125秒,ISO160,日光白平衡。2007/02/19。


這張照片經過巧妙的構圖安排。首先將主角(夕陽)和配角(小朋友)分別放在井字構圖的左下和右上交叉點,畫面較為平穩;接著等到作為中景的漁船行駛到理想的位置才按快門,營造畫面的遠、中、近層次、三度空間感和故事感。Sony a100,70-200mm F2.8G,光圈優先F5.6,快門1/160秒,ISO100,5500K。2007/02/21。

P.S. 新春期間台北冷颼颼,特別獻上南部的夕陽溫暖大家的心,祝大家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