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封存旅遊的記憶:西班牙聖賽巴斯提安(San Sebastian)璀璨夜色(一)

聖賽巴斯提安(San Sebastian)位於西班牙東北角,濱臨大西洋,以月貝灣(La Concha)聞名遐邇,更特別的是,它還曾是西班牙皇室夏天的度假聖地。1845年伊莎貝爾女王來到此地以海水浴治療膚疾從此夏天到聖賽巴斯提安度假蔚為風潮;1887年瑪麗亞‧克利斯提納女王更在聖賽巴斯提安興建夏宮,並將月貝灣列為皇家海灘,使其成為西班牙著名的濱海度假聖地。

月貝灣。Nikon FM2AIS 24mm F2.8Fujifilm RVP100F,光圈F11,快門6秒。照片局部裁切。

到了當地蒐集資料才知道,要拍出如明信片般美麗的月貝灣(La Concha)夜色,需登上位於海灣西端的Igeldo山丘(Mont Igeldo)。山丘距市中心約3公里,需搭1小時一班的公車到山腳下,再坐纜車上山;不妙的是,夏天22:30才天黑,拍完夜景都快23:00,纜車只開到21:00,必須摸黑走下山,最後決定白天上山拍照。

 

不幸的是,抵達當天天氣不佳,七月天氣溫卻不到18度,還刮大風。當晚到一家中國餐廳吃飯,開玩笑地問老板:「這裡的天氣都這麼怪嗎?」老板笑著回答:「還好啊!是你把壞天氣帶來的!」當我無言以對地傻笑時,他識趣地說:「天氣預測,明天天氣會轉好。」果然,隔天一早萬里無雲,我興奮地到市區及海灣附近搶拍,並打算下午順光時再上山拍攝海灣全景;不過中午過後,雲層漸漸布滿天空,接著又下起雨來,我只好去逛超市,買了一瓶紅酒,回旅館獨酌,順便睡個午覺做做白日夢,看看能不能一覺醒來,突然豔陽高照!

結果事與願違,到了下午1900天空仍是灰茫茫的,本來想放棄上山拍照,但心裡想著,從事旅遊攝影,若沒拍到聖巴斯提安的招牌風光,用再多的文字描述都是枉然,總不能買張明信片交差了事!最後決定上山拍夜景。動身時已接近2000,因不知公車班次,怕等不到公車反而浪費時間,所以以急行軍的方式前往,但中途走錯路,錯過了最後一班纜車,只好步行上山。

當我沿著「Z」字型的馬路爬了十分鐘,發現自己仍在山腳下,於是當機立斷,改由沿著纜車路線旁的石階直線上行,當我看到45度的長長石階,差點沒昏倒!但時間緊迫,只好硬著頭皮往上爬。當時尚稱涼爽,不過下午喝的酒精未退,加上出國兩個星期,長時間行走雙腳早已不聽使喚,往上爬行,汗水好像下雨般往地上淋,心跳速度幾乎是平時的兩倍,爬到最後50公尺,每爬3至5個台階,就得休息喘口氣,若非筆者平時有慢跑習慣,恐怕會掛掉。

 

還好,有志者事竟成,在拍夜景的黃金交叉時間前30分鐘(約2200)爬上纜車車站,雖已精疲力竭,仍不敢怠慢,繼續拖著疲憊的身子,沿著車站旁的階梯爬上制高點尋景;當我在制高點瞥見由海灣、島嶼、山脈和燈海構成的夜色,彷彿再次感觸到與初戀情人見面的悸動,沿途的勞碌與不安隨著興奮的心情和曼妙的夜色飛到九霄雲外。



我帶著狂喜的心情,一邊架起三腳架構圖,一邊欣賞平生所見最壯闊、最炫麗的夜色。 由制高點俯視,散布著點點風帆的月貝灣有如一座被群山環繞的大湖泊,華燈初上之際,海灣旁散步大道的街燈,沿著海灣,拉出一條細長的弧形光環,映照在平靜的海面,形成長短不一的光束;造訪當天,海灣背後層巒疊嶂、延綿至天邊的山脈,繚繞著雲霧、閃爍著街燈,有如一道閃耀在天際的銀河,如夢似幻。不過說也奇怪,這麼美的景致,居然不到10個人上山欣賞,害我愈拍愈毛,拍完之後馬上扛著三腳架,沿著「Z」字型的公路小跑步衝下山。



當我氣喘呼呼地回到海灣上的散步大道,又是一陣驚喜,散步大道的街燈和照明燈,不但點亮了沙灘,更將海水照耀得晶瑩剔透;被街燈映照得一片金黃的海面,前端吐著一圈圈的白色浪花,好像一輪接著一輪的弦月不斷地向著岸邊拍打,既絢麗又壯觀,讓我忘掉已經走了2小時的路,以及還要步行30分鐘才能回到旅館。

 

旅遊攝影的變數不勝枚舉,尤其在國外拍照,必須天氣、交通、時間和運氣等因素配合,才能拍出美麗的照片;於是有人說,買張明信片不就好了,何必浪費時間拍攝別人拍過的東西!我的體認是,明信片握在手上沒有感覺,它缺少攝影者參與的過程;每當我看著辛苦拍攝的月貝灣夜色,揮汗如雨上山的情景以及初次看到海灣夜色的悸動,也會一同浮掠眼前,它不只是一張如明信片般美麗的照片,還封存了我按下快門前、後的記憶。


(繼續閱讀)封存旅遊的記憶:西班牙聖賽巴斯提安(San Sebastian)璀璨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