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4日 星期六

葡萄牙奧比多(Obido):鑲嵌著珍珠的皇冠

奧比多(Obido)位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北方98公里,是一座環繞著高牆的中世紀古城,城內層層堆疊的雪白房舍屋角漆上黃、藍色的邊框搭配橘紅的屋瓦、窗台的紅色玫瑰、牆面的紫色九重葛在陽光的照耀下光采奪目,十三世紀被伊莎貝拉(Isabella)皇后喻為「鑲嵌著珍珠的皇冠」。


奧比多有如一座花園小鎮,觀光客絡繹不絕。Olympus E-330,50mm F2.0,光圈優先F5.6,快門1/125秒,+0.3EV,ISO100。

皇后的村莊

奧比多拉從羅馬時代開始建城,期間經過日耳曼人和阿拉伯人的統治,直到1148年才由葡萄牙的國父阿方索‧安立奎(Afonso Henriques)從阿拉伯人手中奪回,從此奧比多便和皇室有濃得化不開的關係。根據史料記載,接下來的幾任國王都曾住過奧比多;12107月,國王阿方索二世(Afonso II)將它送給烏瑞卡(Urraca)皇后。

 

另外,畢生修建了50多座城堡的迪尼斯(Dinis)國王,擴建奧比多和整建城堡,並且將它們作為結婚禮物,在1282送給伊莎貝拉(Isabella)皇后,從此奧比多被封為皇后的村莊(Queen’s Village),直到1834年才解除。最傳奇故事還包括,15世紀末,阿方索五世國王和伊莎貝拉皇后在奧比多教堂舉行結婚,當時他們分別只有十和八歲。


奧比多擁有童話世界般的畫面。Olympus E-33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11,快門1/250秒,+0.7EV,ISO100。

住在有泳池的民宿

20066月初,我由葡萄牙北部一路開車玩到奧比多,首先跟著指標爬上位於高處的城堡,只可惜,城堡目前改為5星級旅館,沒有多餘旅費入住,只能跟大多數遊客一樣,拿著相機爬上城牆,對著它按幾下快門,以及遠眺城下風光。當我看到奧比多全貎時,不禁哇的叫了一聲:橢圓形城牆環繞的小鎮,點綴著雪白的房舍和教堂,在陽光的照耀下,有如珠寶般光彩耀眼,風景如詩如畫,難怪伊莎貝拉皇后會稱它「鑲嵌著珍珠的皇冠」。奧比多就是我要的小城,當下決定住在城內,體驗中世紀古城的風情。



奧比多城堡。Olympus E-33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8,快門1/400秒,ISO100。

把車停在城下,進城尋找住宿的地方,大街上居然看不到任何旅館的招牌,心想糟了,會不會是因為地方小,而且距離首都里斯本很近,只有一日遊的旅客,很少人住宿,因而沒有平價旅館。還有走了10分鐘之後,在牆角發現了一個約6×8吋、寫著「Rooms」的招牌,順著蜿蜒的坡路,爬了約5分鐘,才找到那間民宿。

 

按了電鈴,一位濃妝豔抺、帶點妖氣的中年婦人出來應門,她說住一晚要50歐元,依當時的幣值換算,約新台弊二千元出頭,雖不算貴,但住在小城鎮,應該不需要那麼多錢才對。那位婦人很會做生意,正當我猶豫不決之際,她大方的邀請我入內參觀,那家民宿別有洞天,居然還有座游泳池,讓我眼睛為之一亮,那兒的視野真是棒透了,地勢居高臨下,能俯視全城風光,若坐在池畔,一邊喝著紅酒,一邊觀賞風景,定能擁有一瑒超棒的視覺和味覺饗宴。當我頻頻點頭,陶醉在自己編織的夢境時,主人也露出驕微的微笑,接著帶我去參觀房間,窗戶一打開,又是一幅好風光,當下就掏出錢來,決定住在哪兒。

放下行李之後,我迫不急待地背起相機,趁著夕陽餘暉,想多拍幾張照片,順便購買晚餐。首先,我爬上高約三層樓、總長1565公尺城牆,牆上設有步道,平均寬約1.2公尺,一個人行走綽綽有餘,可是並沒有圍欄杆,有懼高症的人恐怕會有點緊張。由於當時已近黃昏,加上天色不佳,我快速的走了一圈,先勘察夜景拍攝地點,便走入城內逛街。

奧比多城內只有一條大街,寬度約3公尺,由城門直通高處的城堡,大約15分鐘就可逛完。黃昏時刻行人稀少,但由街道兩旁的商店可約略看出,這座小城很觀光,大多販售著明信片、陶瓷藝品、布偶和紅白酒等紀念品店。我走進一家葡萄酒專賣店,地上堆滿了當地釀造的紅酒和白酒,我看中了一瓶2003年紅酒,促銷價只要5.10歐元,約新台幣220元,價格相當合理;根據經驗,專賣店販賣的當地酒,品質大多不差,否則當地人不「凸臭」才怪。我買了一瓶紅酒,接著轉往街上唯一的雜貨店,買了一包腰果、一小塊乳酪和一小包櫻桃,之後回到高級民宿,準備坐在游泳池畔享受浪漫的晚餐。



在泳池畔享受浪漫晚餐和夜色

回到民宿梳洗後,打開那瓶紅酒,果然跟預期中一樣好喝,我斟了一杯酒,走到游泳池畔,想像自己跟飯店內的客人一樣,坐在展望絕佳的奧比多城堡,觀賞沐浴在夕陽下的中世紀古城。


筆者落腳的民宿擁有泳池且視野超好。Olympus E-33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22,快門5秒, ISO100,使用三腳架。


喝了半瓶紅酒,帶著三分醉意,我背起相機和三腳架外出拍夜景,將奧比多的美麗風光化為實體的影像,成為永久回憶。城門上方的瞭望台是拍攝夜景的最佳地點,招牌風光一一映入眼簾:紅瓦白牆的房屋肩並肩地堆向盡頭的教堂、城牆和城堡。畫面中央的主街,在昏黃照明燈的彩飾下,有點溫馨,又帶點神秘感;更妙的是,沿街掛在牆上的街燈,縮光圈拍照,呈現出14道星芒,好像一顆顆小太陽,增添畫面的豐富性。


奧比多的美麗夜色。Olympus E-330,50mm F2.0,光圈優先F11,快門10秒,ISO100,使用三腳架。


不過拍攝時遇上逆光且城內照明不足,地景較暗,天空較亮,即使在拍攝夜景的絕佳時間,也不易拍好。好在,我偶爾會使用灰卡控制夜景反差,把隨身攜帶的黑色皮夾當黑卡使用,才勉強平衡地景和天空的光差。另外,由正面照射相機的街燈雖美,卻變成鏡頭的甜蜜負擔,若鏡頭不好或拍攝角度不佳,輕者造成光斑,嚴重的話,畫面看起來會霧霧的,我的鏡頭抗耀光能力還算強,才順利拍出「燈光美、氣氛佳」的奧比多夜色。

 

拍完夜景,我回到城內散步,白天人山人海的小城,入夜之後,變得跟台灣鄉下一樣安靜,只有餐廳還有些許人氣,不過那天卻有一家藝廊舉行開展活動,吸引一些穿著入時的人前來參觀,增添小鎮熱閙的氛圍。回到民宿,我倒了一杯紅酒,望著窗戶靜謐夜色,直到不勝酒力,帶著醉意和美麗的夜色入睡。



筆者的晚餐。Olympus E-33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4,快門1/20秒,ISO400,使用三腳架。

童話世界般的迷人小鎮

隔天早上七點,我就帶著相機巡遊在城牆上,清晨的陽光嬌豔,又碰上藍天,真是散步和拍照的好天氣;更棒的是,沿著城牆每移動幾步,就可以拍到不同的風光。尤其是站在城牆中段的瞭望台,視野超好,往上可捕捉城牆沿著山丘蜿蜓至城堡的畫面;往下望去,忽高忽低的城牆,有如一條長長的巨龍,迤邐至天邊,並將奧比多切割為新舊二城。


奧比多環繞著高牆的中世紀古城,城內層層堆疊的雪白房舍。Olympus E-33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11,快門1/250秒,+0.3EV,ISO100。

向城內拍攝更精采。沿著坡地而築、高矮不一房舍,由上往下觀看,畫面由不規則的三角和方形構成,最適合拍攝黑白照片,尤其是當天不只有陽光和藍天,偶爾還會飄來幾片烏雲助陣,將彩色照片轉成黑白之後,層次變得超豐富。以教堂為例,雪白的方形牆壁,搭配層次分明的浮雲,形成一張線、形和光影兼具的黑白照片。


教堂雪白的方形牆壁,搭配層次分明的浮雲,形成一張線、形和光影兼具的黑白照片。Olympus E-33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8,快門1/250秒,ISO100。

大約9點我走回城內,景色同樣迷人,耀眼的陽光,打在屋角滾著黃和藍邊白色的房子,搭配橘紅的屋瓦,色調更加迷人。此時,店家陸續開門,並且在牆面大玩裝置藝術,掛上色彩鮮麗的磁盤、衣服、玩偶等紀念品,搭配棚架的綠色葡萄藤、窗台紅色玫瑰、爬在牆面的紫色九重葛,整座小鎮有如一座五顏六色的花園小城。


販賣磁器的紀念品。Olympus E-33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7.1,快門1/60秒,+0.7EV,ISO100。

早上10點過後,遊覽車一車接著一車,將觀光客送進城內,原本空蕩蕩的窄巷擠滿了觀光客,迴蕩著歡樂的笑聲,寂靜的古城瞬間甦醒了過來,變成假日的百貨公司。我超喜愛住在這種時而熱閙、時而安靜的中世紀古城,在黃昏和清晨之間,觀光客相當稀少,可享受中世紀古城的靜謐和悠閒;大批觀光客入城時,又可沉浸在歡樂的旅遊情境中,並且把觀光客變成臨時演員,拍攝具有旅遊情境和故事的畫面。混入人群,拍了幾張照片,我回到民宿,帶著主人準備的咖啡和麵包,坐在游遊池畔,再看一眼這座有如童話世界般的迷人小鎮。


奧比多清晨街景。Olympus E-33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11,快門1400秒,+0.7EV,ISO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