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1日 星期一

【雲南/會澤/大橋攝影旅遊】心醉念湖的雲海仙境與優雅的黑頸鶴


很多朋友造訪過東川紅土地,但較少人知道雲南/會澤/大橋的紅土地也很美。尤其是秋末冬初之際,那兒的紅土地依偎著湖泊,綴飾著白色的油菜花田,飛舞著優雅的黑頸鶴,幸運的話,晨間還能看到雲海飄盪的景致,有如人間仙境。
         
長醉:喝一杯晨光、紅土與雲海釀的酒

黎明
帶著睡意與宿醉,步上結霜的坡道,
還來不及清醒、氣喘,已經
佇立曠寂的山崗,驚見
星光占領深藍天幕,白雲堆積成海,
我,在夢境裡微醺。

架好相機,等待
朝霞柔亮腳下白雲,
初陽灑落赤土,
再喝一杯晨光、紅土與雲海釀的酒,
長醉。


追憶念湖,從「喝一杯晨光、紅土與雲海釀的酒」說起。

那天大伙們清晨04:30就起牀,準備拍日出。民宿老闆楊華揉開惺忪的睡眼,指著遠方,望著我說,你們運氣好,有雲海。05:00我們帶著雀躍的心從民宿出發,不過楊華卻碎碎唸,第一次這麼早帶團出門。他一直有疑慮,07:15才日出,這麼早出發幹什麼,尤其當時的氣溫接近零度。

拍攝地點位在一處能俯視湖面的小山坡上,由民宿出發之後,我們繞行環湖公路,穿梭在大霧中。大約十五分鐘,搭乘的九人座廂型車駛離柏油路,爬上一條彎曲陡峻且凹凸不平的紅土路。師父使用低速檔,奮力向上爬,再甩過幾個髮夾彎,最後停在一處平坦的高地。原本以為那兒就是拍攝地點,沒想要還得走一段起起伏伏的山徑。那天乾燥,不覺得太冷,但山徑旁的草坡結滿了霜,團員穿著厚重的冬衣,背著沉重的攝影器材,小心翼翼地前行。
大橋的星空&雲海。


前一晚,我和幾位團員跟師父喝了不少白酒,快到深夜才上牀睡覺,所以帶著睡意和宿醉,隨著楊華步上結霜的山坡。還好,路途不遠,還來不及歇息和喘氣,就已經站在空曠又靜寂的山崗。抬頭望見星光占領深藍天幕,白雲在腳下堆積成海,宿醉還來不及清醒,又跌進夢裡微醺。楊華看到滿天的星空,終於了解我們想早起的目的。
朝霞與湧動的雲海。


熟悉器材操控和拍攝技巧的團員,以最快的速度架好三腳架和相機,迫不急待地按起快門。我一邊協助團員搞定器材與相機設定,一邊試拍星空,提供團員大致的拍攝數據。大約06:40天空露出魚肚白,在柔和天光的映照下,腳下的雲海有如一條雪白的絲帶,靜靜地躺在湖面上。07:00左右天空浮現紅霞,雲海也開始緩緩地滾動,有如拍岸的浪潮,流淌在山丘、樹林與村莊之間,構成一幅幅不斷轉變的畫面,快門聲也跟此起彼落地,響徹在曠寂的山崗。大陸地陪小杜和師父貼心地拎著熱開水上山,不時吆喝團員喝咖啡或奶茶,一開始大家太忙,只有一同上山的四位師父捧場,直到朝霞漸退,團員才有閒暇喝咖啡。
團員們奮力地搖黑卡&搖屁屁控制光差

大約07:50,第一道晨光灑向前方的紅土地,團員們各就各位,快門聲再度此起彼落地響起。不過有位團員卻四處閒晃,他說太陽出來,沒有色溫,不想拍了。只拍色溫太可惜了,太陽出來,才能呈現畫面的通透度,色彩的鮮明度,以及雲海的層次感。以下圖為例,朝陽灑向大地,不只染紅了赤土,點亮白油菜花,還加強了色彩飽和度;尤其是,陽光帶來了明暗對比,形成柔和的光影層次,進而增添畫面的立體感。還有,還有,最重要的是,初升的斜光打透了雲海,將它變成一條明暗有致、細節分明,飛揚在空中的潔白薄紗。
陽光帶來了明暗對比,形成柔和的光影層次,進而增添畫面的立體感。


對一個愛好攝影的人來說,那天清晨充滿詩意,站在高崗上,望著朝霞柔亮腳下的白雲,觀賞朝陽一吋一吋地點亮赤土和白色的油菜花田,讓人彷彿參與了一場大自然盛宴。那時,我的宿醉全消,卻又喝一杯晨光、紅土與雲海釀的酒,長醉。大約08:50,霧氣逐漸散去,我們才帶著飢餓的肚子以及滿足的心情回去民宿吃早餐。
灑向紅土地與白油菜花田的第一道晨光。




大橋念湖美麗的高原湖泊 

念湖位於雲南省曲靖市會澤縣大橋鄉,大約在昆明東北方,相距200公里。大橋原本是個默默無聞的小農村,後來建了一座名為「躍進」的水庫,形成了美麗的高原湖泊:念湖。
由058縣道展望念湖風光。


觀賞與拍攝黑頸鶴是我們到大橋念湖的另一個目的。我們一行16人首先飛抵昆明,在會澤縣城住了一晚,隔天早上再前往大橋鄉。由會澤上了G85國道,行駛大約10公里便下了交流道,轉往S303縣道,以上路段一路順暢,不過轉入058縣道之後,道路變窄且顛簸,中型巴士左搖右晃地前進,有如陸上行舟。我打趣的跟團員說,我們正式進入雲南,因為它簡稱「滇」。
馬車是當地農民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


因地形關係,058縣道沿途在秋冬很容易起霧,我們一路上在霧中前進,爬上三千公尺左右,終於穿雲而出,看著雲霧飄盪在山岳之間,讓人興奮了起來。但心裡暗忖著,位在海拔2500公尺的大橋念湖會不會被雲霧蓋住?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下坡不久,霧氣漸散,過了幾個彎便看到湛藍的天空飄著雪白的雲朵,一汪碧藍的湖水展開在我們眼前,彎彎曲曲的湖岸交織著紅、綠和白色的田地。於是,我讓團員順著彎曲的道路步行而下,捕捉美麗的湖光山色。
由058縣道展望念湖風光。


筆者曾多次造訪雲南東川紅土地,那兒擁有線、形和色彩優美的紅土梯田;會澤大橋也有紅土地,卻多了一汪湖水,讓景色更秀麗,尤其是,在乾燥的冬季清晨,湖區常繚繞著雲霧,甚至形成雲海,覆蓋在湖面上,形成人間仙境。
晨間的大橋紅土地&飄渺的雲霧。



黑頸鶴的冬季樂園

會澤大橋因為有湖水調節氣候,冬季相對溫暖,提供了鳥類豐盛的食物,包括湖中的魚蝦、濕地的生物和植物,以及當地村民種植的洋芋、蔓菁等,因而成為黑頸鶴過冬的樂園。念湖招來了黑頸鶴,帶來了觀光客,大橋的命運也跟著水庫的名稱一樣,「躍進」了起來。以我們過夜的民宿為例,原本只有5~6間含衛浴的雙人房,為了接待日益增加的遊客,老板楊華往上加蓋了一層樓,再增加5~6間雙人房。

黑頸鶴是最晚被發現的十五種鶴科之一,由俄國探險家普熱瓦爾斯基(Nikolai Przevalski)於一八七六年在中國青海湖發現和命名;它是唯一棲息在海拔二千五百至五千公尺高原的珍稀鶴禽。因數量稀少,黑頸鶴具有「鳥類貓熊」之稱,屬於中國一級保護動物。根據國際鳥類專家提供的資料,目前世界上僅有四千多隻黑頸鶴,卻有大約二千多隻飛到會澤大橋過冬,使其成為世界上黑頸鶴的主要棲息地之一,因此,雲南省政府於1994年將大橋設為省級黑頸鶴自然保護區。
棲息在濕地的黑頸鶴。


當地人說,黑頸鶴大約在農曆九月九日開始分批飛抵大橋念湖,隔年農曆三月三日才全部北返,也就是在國立十月下旬到隔年四月下旬之間。筆者帶領的攝影團在十一月底到達大橋念湖,相較於五月的濕冷與陰鬱,秋末冬初的念湖氣溫雖低,但和煦的陽光打在身上,還算舒爽。尤其是,念湖四周的變葉木逐漸轉黃,增添了蕭瑟多彩的秋意,而點綴在紅土地之間的白油菜花,不只豐富大地色彩,還讓人誤把秋天看成春天。
秋天的白油菜花田。


在念湖上空遨翔的黑頸鶴。


黑頸鶴拍攝技巧

跟拍攝所有的鳥類一樣,首先必須瞭解黑頸鶴的習性。長期在念湖拍攝黑頸鶴的孫德輝說,每年十月下旬黑頸鶴開始由四川阿壩州若爾蓋熱爾草原南遷到念湖過冬,剛到的黑頸鶴特別怕人,隨時處於警戒狀態,拍攝難度較大。十一月下旬,黑頸鶴數量較多且較習慣與人共處,能在較近距離看見牠們群體飛翔、翩翩起舞或悠然漫步的景致。

根據孫德輝的觀察,由於長途飛行,體力消耗極大,剛抵達念湖的黑頸鶴顯得消瘦、疲憊,精神狀態較差,拍到的照片也不理想。十一月到次年三月底,是拍攝黑頸鶴的最佳時間,尤其是三月,黑頸鶴已補足體力,不再每天低頭覓食。再加上,成鶴、亞成鶴開始求偶,在濕地跳「鶴舞」或嬉戲玩耍,很容易拍到生動的畫面。這段時間最適合拍攝群鶴飛舞的畫面。孫德輝說,這段期間黑頸鶴準備離開念湖,領頭鶴開始召集「舊部(屬)」,在念湖的上空盤旋、鳴叫。每飛舞一回,就有新成員加入,直到召齊了「舊部(屬)」,才向北飛去。
在念湖上空遨翔的黑頸鶴。


除了季節,拍攝黑頸鶴還要掌握它們一天的作息。天空微亮,黑頸鶴首先在濕地嬉戲或理羽。天空泛起朝霞,它們便開始成群結隊地飛往各處覓食,中午飛回小憩;落霞時分,再紛紛飛回濕地。有網友觀察,「斑頭雁最先飛回……待天際轉成黛藍,黑頸鶴才姍姍歸來,它們總是帶著響徹雲霄的長鳴在空中盤旋幾圈才落地,一天也跟著謝幕。」也就是說,黑頸鶴早出晚歸,攝影愛好者必須掌握這段時間,才容易拍到群鶴飛舞的樣子。最好天亮前就根據黑頸鶴的鳴叫聲,判斷鶴所在的位置,選擇隱蔽性較好的地點蹲守,並且耐心地等待光線。
天亮之際,在大橋編隊飛行的黑頸鶴。


掌握季節與時間,還得獲得黑頸鶴的信任才行。話說,我們十一月底抵達念湖,黑頸鶴已來了一段時間,不過仍保持高度警戒。民宿主人帶著我們在鄉野找鶴,每當我們停下車來,手持150-600mm等大小砲,有如作戰的單兵龜速前進,想在更近的距離拍攝,無奈它們總是在我們接近之前飛離。

其實,黑頸鶴不怕人,有如台灣常見的白鷺鷥,常緊跟在耕作的農民前後覓食。團員打趣的說,若拿著一把鋤頭,背個籮筐,再綁條頭巾,化妝成農民的樣子,應可輕易地接近黑頸鶴!筆者在網路爬文,發現真的有人這麼幹,得到的結果是,「這些靈性的生命,可以輕而易舉識破你的伎倆,棄你而去。」攝影人必須和黑頸鶴交朋友,取得信任,成為「鶴痴」,才能拍好照片。對於匆匆到訪的觀光客,大多只能在念湖的長堤,或其他地方,拿著望遠鏡、架著大砲,遠遠望著棲息在濕地的黑頸鶴,或是等待機會,拍攝它們偶爾飛越天際的美姿。
比翼雙飛的黑頸鶴。


對觀光客來說,短時間停留念湖,不易拍好黑頸鶴。因此,那趟旅行,我們還去了昭通大山包黑頸鶴保護區。那兒建有觀測台,每天有保育員餵食,能將黑頸鶴集中在觀測台前方,因而可在近距離觀賞黑頸鶴,只需使用70-200mm或70-300mm鏡頭就能拍到黑頸鶴了,如地陪小杜提供的附圖。只是,運氣超級差,造訪其間,觀測台正在施工,不定時地敲敲打打,黑頸鶴那敢靠近,我們只能拍攝棲息在遠方的黑項鶴。為了在近距離拍好黑頸鶴,以及再次觀賞念湖雲霧飄渺的景致,筆者2016年12月將再度組團前往大橋和昭通,歡迎喜歡拍攝大山大水與黑頸鶴的朋友同行。
姿態優雅的黑頸鶴,攝於雲南昭通大山包黑頸鶴保護區。



雲南昭通大山包黑頸鶴保護區設有隱蔽性較高的觀測台,使用70-200mm即可拍到黑頸鶴。攝影:杜鵬飛。

延伸閱讀冬季到雲南/昭通/大山包 觀雲海賞黑頸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