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8日 星期二

元陽梯田攝影攻略(上):老虎嘴日落&多依樹日出

雲南元陽梯田是攝影界家喻戶曉的熱門攝影景點,每年十二月至隔年四月,線條優美、盛滿清水的梯田,盪漾著朝霞,纏繞著雲霧,有如通向蒼穹的天梯,如夢似幻。除了面積廣大、氣勢壯闊,元陽梯田還擁有1300年的歷史,注入了數十代哈尼族的智慧和心力,蘊含著深厚的農耕文化。值得一提的,經過13年的努力,「元陽哈尼梯田」終於在2013年6月23日「申遺成功」,成為世界第一個以民族命名的世界文化遺產。



大地的雕塑品
元陽梯田位在雲南省紅河州的元陽縣,總人口38.6萬人,世居著哈尼、彝、漢、傣、苗、瑤、壯等七個民族,其中53%為哈尼族,因此又稱為哈尼梯田。元陽共有19萬畝梯田,大多修築在十五度至七十五度之間的山坡,由於高度落差極大,最低144公尺,最高2939公尺,最高數達3700級,形成了氣勢磅礡的梯田。

據說,一千三百年前(隋唐時期),居住在青藏高原的哈尼族祖先,為了逃避戰禍,遷徙到海拔二千五百公尺的雲南省哀牢山區,他們發揮頑強的民族性格與大自然搏鬥,在山谷間壘石造田,開闢了三十多萬公頃的梯田,「在茫茫森林的掩映中,在漫漫雲海的覆蓋下,構成了神奇壯麗的景觀。」哈尼族將哀牢山區化成了一幅幅藝術品,因而擁有「山嶽神雕手」的美名。
Sony A700,Tamron 10-24mm F3.5-4.5,光圈F9,1/200秒,-0.7EV,ISO100,AWB,RAW+JPEG ,漸層減光鏡(2013-03-09,08:06)。


元陽梯田包括三大景區:(1)壩達:包括箐口、全福莊、麻栗寨等14,000多畝的梯田;(2)老虎嘴:包括猛品、硐浦、阿猛控、保山寨等近6,000畝梯田;(3)多依樹:包括多依樹、愛春、大瓦遮等連片上萬畝梯田。
黃草嶺。Sony A700,70-300mm F4-5.6G,光圈優先F11,1/100秒,ISO100,AWB,RAW+JPEG (2011-02-18,09:03)。




老虎嘴觀日落
有人說,到元陽梯田要看「三氣」,包括多依樹梯田的「秀氣」,壩達梯田的「大氣」,老虎嘴的「名氣」。以上三處梯田都很美,也很壯觀,只是老虎嘴較多名人著墨,成為最負盛名的景區。1993年3月,法國獨立電影製片商楊•拉馬迷戀於這片氣勢恢宏的梯田,帶未婚妻來到老虎嘴,在的田棚裡舉行婚禮和度蜜月,並且拍攝了風景紀錄片《山嶺的雕塑家》,發行海內外,引起世人的注意。1995年,法國人類學家歐也納博士來到老虎嘴,面對腳下數千畝梯田,激動不已地稱讚:「哈尼族的梯田是真正的大地藝術,是真正的大地雕塑,而哈尼族就是真正的大地藝術家!」
老虎嘴下層觀景台。


老虎嘴距離元陽新街(旅館區)20公里,大約30分鐘的車程。景區開闢了上下二層觀景台,上層適合觀景,下層適合拍照。由上層觀景台展望,視角跟坐在熱氣球很類似,俯瞰陷落在山坳中的三千多畝梯田,有如一幅不規格線條勾勒出來的抽象畫。下層觀景台的視角大約與梯田呈45度角,取景與構圖較具彈性。前往下層觀景台,來回需30分鐘,往下走較省力,10分鐘即可抵達,回程爬階梯較吃力,背攝影器材約需15-20分鐘。若體力不佳,可請當地居民幫忙背器材,來回30~40元人民幣。
Sony A700,Tamron 10-24mm F3.5-4.5,光圈F25,1/8秒,ISO100,5300K,RAW+JPEG ,漸層減光鏡 (2011-02-17,18:28)。


老虎嘴觀景台坐東面西,正前方是日落的方向,視野開闊,層層交錯的山巒有如靜止的波浪,線條優美。梯田由山谷向上層層堆疊至山腰,「一片片大小不一的明鏡鑲嵌在山坡上,遍山波光粼粼,就像一望無際的立體海洋。」而躺在山谷中大小不一的梯田,則有如一塊破裂的鏡面,倒映著天光雲影。

為了拍攝日落(大約19:00)卡位,筆者帶領的團隊大多在16:00抵達老虎嘴。漫長的3小時如何度過?看陸客為了卡位吵架、打屁和作日光浴,以及觀賞光影在梯田上作畫。隨著夕陽逐漸西落,天色也跟著變化多端。18:00之前陽光太強,梯田大多是灰色或銀白色,比較不適合按快門。18:30之後,陽光柔和,快門機會較多。尤其是太陽貼近山頭之際,陽光不經意的地從雲間躥出,形成光束射向梯田,景色分分秒秒都在變化。此時是團員最忙碌的時刻,除了要搖黑卡或使用漸層減光鏡控制天空與地景的光差, 拍攝日落大景,還得注意梯田上的光影變化,隨時抓起裝著長鏡頭的備用機,拍攝梯田局部。
Canon 6D,Tamron 70-200mm F2.8 VC USD,光圈F10,1/160秒,ISO200,5300K,RAW+JPEG (2014-02-16,17:09)。


坦的地說,老處嘴不易拍好。版主去了8回,每當夕陽西下之際,太陽大多被低空雲遮住,還沒碰過精彩的火燒雲,長駐元陽的攝影師周德厚也說,老虎嘴不易碰到大景,在他的攝影集中,相較於其他景區,老虎嘴照片略為遜色。拍不到夕照大景不用氣餒,太陽下山之後,若梯田上方仍有薄雲,不用急著走,運氣好的話,可看見殘陽染黃天空的雲朵,再倒映在水田,形成多彩畫面。
Canon 6D,Tamron 70-200mm F2.8 VC USD,光圈F6.3,1/80秒,ISO200,5300K,RAW+JPEG (2014-02-16,18:55)。


梯田隨著雲彩和天空的變化,形成藍紅交織的景致,非常精彩。以拍攝下圖為例,當天日落之後,湛藍的天空,點綴著殘霞,在田間形成藍紅交織的色塊。更奇特的是,雲彩隨著時間變化,由黃轉橘,再變成粉紅;藍色的天空,隨著天色變暗,由深藍變成灰藍,再轉成深淺不同的淡紫。粉紅的雲彩與淡紫天空一同倒映在水面,色調絕佳且多彩,實在美極了。更絕的是,隨著雲彩遊移,水面的色彩也跟著變化,形成色塊在水中游泳的奇特畫面。此刻,團員早已將70-200mm或70-300mm等長鏡頭架在三腳架上,有如一位機槍手,掃射著飄忽不定的美麗色彩。
老虎嘴梯田有如魔鏡,閃耀著多彩的天光雲影。
Canon 6D,Tamron 70-200mm F2.8 VC USD,光圈F6.3,1/25秒,ISO200,5300K,RAW+JPEG (2014-02-16,19:04)。


老虎嘴雖不拍好,卻也不會令人失望。怎麼說?若寒流來襲,天氣變化大,尤其是農曆年前,每當多依樹、霸達和箐口等主要景區紛紛被大霧吞沒,老虎嘴因受到地形保護,雲霧大多不會闖進來。所以,遇到上述景區被大霧鎖住,轉往老虎嘴就對,不只能看到梯田,甚至還能曬曬太陽。
Sony A700,Tamron 10-24mm F3.5-4.5,光圈F14,1/125秒,ISO200,5300K,RAW+JPEG (2014-01-13,17:50)。


多依樹看日出
多依樹梯田是拍攝日出的首選,但距離元陽老縣城(新街)較遠,約25公里,搭巴士前往需40分鐘,若遇上大霧,行車時間往往超過60分鐘。觀景台尚未改建前,位置有限,農曆年後至3月底旺季期間,清晨04:00就得起牀,04:30出發卡位。改建之後,觀景台能容納500人以上,但較佳的視角有限,仍需05:00前出發,搶佔最佳拍攝位置,拍攝晨彩與日出 (07:30左右)。目前,多依樹景區06:00開門,然而旺季期間,每當我們05:40左右抵達時,已有一堆人包圍入口,晚到的內地攝影同好總是想往前擠,每每爆發口角,甚至都快幹架了。只能說,景區沒有善盡管理之責,規畫排隊方案,加上內地人不守秩序,導致現場一片混亂。遇到吵架狀況,真的很掃興,讓我很不想在旺季帶團前往。
Sony A700,Tamron 10-24mm F3.5-4.5,光圈F7.1,1/20秒,-0.7EV,ISO100,AWB,RAW+JPEG ,漸層減光鏡 (2013-03-09,07:48)。


多依樹梯田景區三面環山,一面伸向山谷,數千級梯田從多依樹村寨向下延伸至幽深的谷地,形成一個浩大的海灣,其間梯田、山林和村寨被不停湧動的雲霧連結成一體,形成天上人間的景致。據說多依樹梯田一年有二百天繚繞著雲霧,它們就像白色的波濤,從海灣向上漫延,時而忽東忽西,飄上飄下;時而往上飛奔,淹沒所有的景物,時而向下散退,露出層層梯田和村寨。
Sony A700,16-80mm F3.5-4.5 ZD,光圈F4,30秒,ISO1000,AWB,RAW+JPEG (2014-01-14,07:05)

根據版主的觀察,在多依樹看到雲海的機率為50%,然而雲海大多停留在海灣,想目睹它躥又起躥落的景致需要有絕佳運氣,筆者造訪八回,只看到一次,而且是選在氣候變化最大的農曆年前看到的。為了睹大景,2014年1月筆者組了一個農曆年前的元陽攝影團,安排連續二天前往多依樹拍日出。停留期間適逢鋒面過境,每天都在雲霧間穿梭。第一天早晨遇上下小雨,雲霧蓋住海拔1900公尺的觀景台,一直到10:00仍不見霧散,只好悻悻然離開。第二天清晨,位在1500公尺的旅館仍是濃霧罩頂,雖能見度比前一天好多了,心裡仍忐忑不安,很怕連續摃龜二天。慶幸的是,巴士爬上海拔1800公尺之後,終於穿雲而出,隱約看到雲海靜靜地躺在山谷中,才放下心中的大石頭。
多依樹晨景。拍了8回,終於碰到雲海停留得恰恰好,呈現具有元陽特色的美景:雲海+梯田+村莊。第一回農曆年前帶團前往元陽梯田拍照,2014年特別冷,1/12-1/15早晨低溫都在5度以下,1/14早晨的多依樹看台甚至結霜(海拔1950公尺),拍照特別辛苦。此外,今年的水氣充足,每天都是雲來霧去的,意謂著經常可看到「雲舞」與拍到雲海,但也增加雲霧罩頂的摃龜機率。我們運氣好,雖然遇到寒流和下雨,老天待我們不薄,三不五時雲開霧散,太陽還露出臉來,讓團員拍到雲霧飄渺的元陽梯田畫面。Sony A700,16-80mm F3.5-4.5 ZD,光圈F4,30秒,ISO1000,AWB,RAW+JPEG (2014-01-14,07:03)



抵達觀景台,我興奮地跟團員說:出景囉!湛藍天空點綴著繁星,雲海有如不斷拍岸的海潮,反覆地湧向點著黃光的村寨;一下子蓋住梯田、山林和村寨,一會兒又讓我們隱約地看到它們的蹤影,創作出一幅幅帶著夢境和詩意的圖畫,不似在人間。第一次看到夢寐以求的畫面,真是令人興奮。團員們以最快的速度架好相機,拍攝由星空、高山、村寨、梯田和雲海組成的絕妙景色。我們一直拍到天空露出魚肚白才停止按快門,等待日出。
Sony A700,16-80mm F3.5-4.5 ZD,光圈F3.5,30秒,ISO1000,AWB,RAW+JPEG (2014-01-14,07:03)
然而,好景不常。就在日出前半小時,雲霧突然升高,眼前變成一片白牆,令人氣結。還好,老天待我們不薄,雲霧不時地隨著強風起舞,忽東忽西、忽上忽下地飄盪,宛如一位罩著面紗的少女,一下子露出美麗的臉龐,一會兒嬌羞地遮住容顏。這場雲舞害得我們不能離開相機太遠,連尿尿都是快去快回,大多像個備戰的獵人,守候在三腳架旁,趁著雲霧散去的瞬間,獵取美麗的畫面。那天早晨,我們耗到中午,獲得3回拍攝機會,才帶著不滿意但可接受的心情離開多依樹。
Sony A700,16-80mm F3.5-4.5 ZD,光圈F5.6,1/80秒,ISO1000,AWB,RAW+JPEG (2014-01-14,08:11)


除了2014在農曆年前組團之外,其他七回都是農曆年之後造訪元陽,好處是天氣較穩定,缺點也是天氣太穩定,雖然在多依樹有一半的機率看到雲海,但只看過一次雲海加火燒雲的盛景。那年(2011-02-18)老天特別給力,連續二天出現雲海。當我們抵達多依樹,雲海已靜靜地躺在山谷中,天空散佈晨星和雲朵,心裡暗爽著:要出大景了。然而,越接近日出,雲越多且越厚,幾乎快要變成烏雲,還好日出的方向有點小空隙,仍有機會出景,當下只能抱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心情仰望著天空。

大約在07:10,雲隙露出微弱的金光,真是令人心跳加速的訊號,團員們各就各位,手握著快門線和漸層減光鏡或黑卡,期待大景出現。3分鐘後,陽光將1/3的雲染成淡粉色,心跳也跟著加速,原本略帶吵雜的觀景台變得異常安靜,有如等待即將開演的電影。可是,接下來的20分鐘,低空雲隨著強風在眼前飄來飄去,搞得心情也跟著七七上八下的,恨不得現場有支強力的電風扇把它們吹散。
Sony A700,Tamron 10-24mm F3.5-4.5,光圈F10,1/25秒,ISO100,6000K,RAW+JPEG,漸層減光鏡(2011-02-18,07:43)。


哈哈,老天聽見了我的心聲,大約在07:40,低空雲真的被風吹散,朝陽逐漸將高空雲染成淺黃、粉紅和金黃。07:45達到最高潮,陽光從雲隙鑽出,染黃了雲朵,形成了霞光萬丈的奇景,梯田也跟著沾光,盪漾著金波,「整座山野就像披上一件五彩斑斕的霓裳,奪目耀眼。」震懾於美麗的畫面,團員們面帶又驚又喜的笑容,互道不虛此行。雲海、朝霞、梯田與山寨成就了多依樹的壯麗日出美景,讓世界各地的攝影愛好者不遠重千里而來看它一眼。
Sony A700,70-300mm F4-5.6G,光圈F25,1/125秒,-1.0EV,ISO100,AWB,RAW+JPEG (2013-03-09,08:171)。

黃草嶺觀雲海
日出之後,若雲海仍停留在多依樹下方的山谷,可提早收兵轉往黃草嶺,有機會觀賞雲海翻騰的畫面。2009年第一次造訪多依樹就遇見雲海,然而並沒有碰到美麗的朝霞,日出不久趕緊轉往黃草嶺觀景台。到那兒已接近九點,心裡嘀咕著太陽高掛天際,還有雲海可看?到了瞭望台,我們幸運地看到了澄澈的梯田,湧動的雲霧和陽光。

雪白的雲霧,宛如拍岸的浪花,由山谷湧向梯田,瞬間將山谷淹沒。被雲霧纏繞的梯田,好像架在仙境與凡間的天梯,如夢似幻。真想化為仙子,沿著雲梯步向蒼穹,或者奔跳在雲梯,跟著雲霧一起在山谷和梯田間飄盪。轉瞬間,吹來的一陣北風,將雲霧由山谷推上梯田,剎那間風止,雲霧又退回山谷,梯田再次浮現。
Sony A700,16-80mm F3.5-4.5 ZD,光圈F18,1/100秒,ISO100,8000K,RAW+JPEG (2009-02-17,09:11)。後製調成昏黃色調。

黃草嶺的雲霧隨著強風起舞,分分秒秒都在變化,令人目不暇給,令人感動莫名。  有位風景攝影家說,拍攝風景需要風和景相互配合。景指的是靜態的地貌,如梯田,風則是隨著四季變化的風霜雨雪等。在黃草嶺,我見證到句話的真義,由「山嶽神雕手」千百年來創作的大地雕塑品,搭配大自然的風、雲和陽光,造就了一幅幅天人共創的絕世美景,讓我大飽眼福,領略大自然帶給人心的震憾和感動。
Sony A700,70-300mm F4-5.6G,光圈F11,1/100秒,ISO100,5300K,RAW+JPEG (2011-02-18,09:03)。


實用資訊
一.季節
拍攝水田的季節為12月至隔年4月,大約3月底4月初開始插秧。農曆年前天氣變化較大,遇上寒流過境,氣溫也有可能降到零度,景區也常籠罩著雲霧,有可能三五天都不見天日。不過拍到雲海的機會也增多,以2014年為例,筆者在農曆12月11日帶團前往(1/11~1/18),在那兒待了三天,每天都跟雲霧纏鬥,還好有拍到理想的畫面。

元宵節之後,天候漸漸穩定,被大霧籠罩的機會也跟著減少,筆者去了7次還沒碰到。然而,天氣太穩定或太乾,缺少水氣,畫面大多只有梯田,外加灰色或藍色的天空,沒有朝霞和雲海相伴,變成另類摃龜。國內的攝影團大多安排在農曆元月中至二月中之間出發,順道安排拍攝羅平油菜花。
農曆年前天氣變化較大,遇上寒流過境,氣溫也有可能降到零度,如右上圖的欄杆都結霜了(2014-01-14)。


二.交通
1.台北→昆明:可搭東方航空直飛昆明,或搭國泰航空到香港轉港龍航空至昆明。大約15:00左右抵達昆明機場。
2.昆明→元陽:
●包車:請當地旅行社幫忙包車,可找筆者配合的杜鵬飛先生協助,手機13769192629,email: eric1047@hotmail.com。
●客運直達車:昆明南部客運站搭車,每天有3班前往元陽:10:20,12:30,19:00。距離322公里,行車時間5-6小時。票價139元人民幣(2014-04)。回程發車時間為:09:05,16:00,18:30(2014-03)。
●最新客運班查詢:「昆明公路客運票務網」http://4006510871.cn/ynpay/ticket/index.html
3.元陽景區:可請飯店協助包車,每天約300~400人民幣(2014-03)。
Sony A700,Tamron 10-24mm F3.5-4.5,光圈F22,1/5秒,ISO100,5300K,RAW+JPEG ,漸層減光鏡 (2013-02-25,07:53)。
三. 攝影攻略
1.攝影器材
●相機:高感度表現佳的DSLR機身,好在日出前長曝星空+梯田+雲海(若出景的話)。大多是各品牌的中高階相機,如Sony A99,Nikon D700/D800,Canon 6D/5DIII等。若預算有限,使用目前的相機即可,頂多雜訊高了些。
●鏡頭:長中短皆派得上用場。以多依樹為例,拍大景需要16-35mm (或12-24mm/APS-C片幅);拍局部則需要24-105mm或70-200mm等鏡頭。
●配件:漸層減光鏡最實用。若有搖黑卡嗜好的攝友,則需準備3級以上的減光鏡。

2.攝影技巧
拍攝晨昏,除了祈求老天賞臉,還得熟悉控制光差的技巧,包括:
● 使用漸層減光鏡或搖黑卡。
● DRO (Delighting/亮度自動優化)/HDR
● 相片風格:一般來說,設成標準即可,若拍不出眼見的色調,設成風景或豔麗,甚至可加強飽和度,以呈現理想的色調。
● 白平衡:清晨,若使用自動白平衡(AWB),常拍不出眼見的色調,大多會偏,建議設成陰天(6500K)或日陰(7500K),甚至需要設成色溫(K值),調至8000K,才能拍出眼見的色調。
● 檔案格式:拍RAW+JPEG,預留後製調整空間。
農曆年前天氣變化較大,景區常籠罩著雲霧,不過拍到雲海的機會也較多(2014-01-14),


四. 延伸閱讀
元陽梯田攝影攻略(下):箐口日出&霸達日落
●以上技巧皆可在筆者的拙作《駕馭數位單眼相機》獲得解答。

五. 相關行程
● 2018年 雲南/元陽梯田 建水朱家花園 普者黑 八日攝影旅遊 (2018-03/01 - 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