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0日 星期三

葡萄牙里斯本:探訪地理大發現遺跡

南歐擁有怡人的氣候、亮麗的色彩和悠久的歷史文化,是喜愛拍照和旅遊者的天堂;造訪過西班牙安達魯西亞,法國普羅旺斯和義大利等南歐諸國後,便想到葡萄牙旅行,再次回顧南歐澄澈的藍天、紅瓦白牆的小鎮、廣袤無垠的橄欖樹林,以及豎立在山頭上的城堡。




貝倫區:造訪地理大發現遺蹟
刻意安排在節慶期間前往里斯本,想多拍些相關照片,同時感受節慶的歡樂氣息,結果未蒙其利,先受其害。抵達時,里斯本市中心有如一座空城,幾乎所有的商店都關門,不只餐館、咖啡廳拉下鐵門,買個麵包充飢都有問題,平生第一次遇到有錢買不到東西吃的窘境。最扯的是,連做觀光客生意的街頭藝人和乞丐都不見人影,市區只有到處閒晃的觀光客。還好,當天天氣非常好,加上還有電車行駛,於是便轉往市郊貝倫區(Belem)觀賞著名的地標:貝倫塔(Torre de Belem)和發現紀念碑(Padral dos Descobrimentos)。
紀念碑為紀念地理大發現發啟人和贊助者享利(Henry the Navigator)逝世500周年而建,它的外觀有如一艘16世紀輕快帆船(Caravel),高度達52公尺,左右兩邊分列發現新大陸的英雄:包括站立於船首的享利、巴西發現者Pedro Alvares,以及繞過好望角、航行至印度的Vasco da Gama等。他們帶著剛毅的神情、昂首闊步,似乎隨時準備揚起風帆,航向未知的世界。
發現紀念碑(Padral dos Descobrimentos)。Olympus E-30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10,快門1/80秒,ISO100,JPEG/Fine,AWB。

紀念碑頂部設有瞭望台,可展望貝倫地區和太加斯河風光;底層則闢為展覽館,但展題跟發現新大陸無關。筆者到達紀念碑時已超過開放時間,雖無法登上頂樓,卻看到一幅好風光。那時正值黃昏,船首微微凸出於太加斯河,使用黃色沙岩建造的紀念碑在夕陽的妝染下,有如一艘航行在海上的金色風帆,襯著對比色的湛藍天空,更顯得璀璨耀眼。難怪旅遊書籍會說,紀念碑的設計雖然沒有迎合每一個人的口味,但在黃昏時刻由西方看去,非常具有戲劇效果。

貝倫塔建於1515-1521,有如一艘古堡造型的輪船,曾經豎立在太加斯河口中央,是探訪新大陸的起點,因而成為地理大發現的象徵。但隨著河道逐漸縮小,目前它跟發現紀念碑一樣,只微微凸出於河岸的散步大道,漲潮時有如一艘航行在海中的城堡,退潮後卻變成擱淺在沙灘上的古船,樣子相當奇特。
貝倫塔也是一座曼奴埃爾式(Manualine)建築瑰寶,雕飾著航海相關符號,如纜繩、錨鍊、羅盤等,並且採用阿拉伯式衛塔、十字架城垛,以及文藝復興式的拱廊,讓陽剛味十足的城堡,增添些許柔媚。參觀貝倫塔需購票方能進入,可登上塔樓俯視太加斯河風光。
貝倫塔(Torre de Belem)。Olympus E-30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8,快門1/50秒,ISO100,JPEG/Fine,AWB。

由於抵達時已經夕陽西下,無法入內參觀,只好四處閒逛等拍夜景。等到可拍夜景時才發現,貝倫塔的夜間照明效果並不美,再加上風超大,使用大型的三腳架,仍無法拍出清晰的夜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更糟糕的是,拍完照片時已經10:10,而且還要步行20分鐘才能回到達電車站,真怕沒電車可以搭回旅館。到達車站時,看到還有人在等車,才放下心中的大石頭。

其實,貝倫區最著名的觀光景點為傑諾米修道院(Mosteiro dos Jeronimos),它不但是地理大發現時期的財富象徵,更是曼奴埃爾式(Manueline)建築的代表作,因而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世界遺產。

傑諾米修道院為曼奴埃爾一世國王(Manuel I)於1501年下令興建,以紀念Vasco da Gama從印度探勘凱歸,經費則來自販賣香料所得,後人將類似傑諾米修道院的建築風格統稱曼奴埃爾,主要特色在於,除了使用大量航海相關的圖樣,雕飾超華麗,常將壁面、石柱的裝飾得滿滿的,如修道院的南側入口(下圖),運用大量的雕像和雕飾,有如一件精緻的石雕藝術品。

遊客由西側入口購票進入,首先進入莊嚴華麗的聖瑪麗教堂(Church of Santa Maria),擁有晚期歌德式的建築風格,本堂(Nave)豎立著八根碩大的八角形石柱,柱身雕飾著花紋,高聳地伸向拱形的屋頂,接著分出數道肋稜,在拱形的圓頂交織成大小不一的三角形,再拼成多邊形的圖案,既莊嚴又華麗美幻。
聖瑪麗教堂(Church of Santa Maria)。Olympus E-300,11-22mm F2.8-3.5,手動模式,光圈F13,快門15秒,ISO100,JPEG/Fine,AWB。

然而,位於教堂旁的修道院比教堂更精緻,更有看頭,以精雕細琢來形容最為貼切,一樓迴廊外側由巨大石柱撐起一道道面向中庭的拱門,其間裝飾著一根根各種纜繩造形的小石柱;每根巨大石柱幾乎都雕滿了章紋,包括花、動物、十字架、纜繩。另外,攀附在大石柱和壁面的附柱和肋稜則在拱頂交錯成由三角所構成的的幾何圖形。行走在富麗堂皇修道院迴廊,有如漫步在一座巨大的石雕作品之內,非常的超現實。

傑諾米修道院(Mosteiro dos Jeronimos)。Olympus E-300,50mm F2.0,光圈優先F6.3,快門1/80秒,ISO200,JPEG/Fine,AWB。











聖喬治城堡:眺望里斯本市區風光
聖喬治城堡(Castelo de Sao Jorge)由阿拉伯人建於10-11世紀,當時阿拉伯人占領大部份的伊比利半島,直到第一任葡萄牙國王Afonso Henriques打敗阿拉伯人,里斯本才重回基督徒手中。城堡在13-16世紀改成皇宮,接著變成軍營,但在1755年大地震時,遭受嚴重損毀,直到1939年才進行大規模整建,並劃成國家級古蹟。
聖喬治城堡(Castelo de Sao Jorge)。Olympus E-30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11,快門1/320秒,ISO100,JPEG/Fine,AWB。

跟大多數要塞一樣,聖喬治城堡位於里斯本最高處,以往是個易守難攻的戰略要地,今日對觀光客來說,可是眺望里斯本市區風光的絕佳地點。高低不一的紅瓦石牆房舍,有如棋盤般整齊地排列在眼前,其中夾著1755年大地震留存的卡莫教堂(Ingreja do Carmo,下圖右上方),以及連接市區下城和上城的Santa Justa電梯(下圖中央);遠方則是太加斯河口,以及橫跨河面、長達2公里的「4月25日吊橋」。
由聖喬治城堡俯視里斯本市區風光。Olympus E-300,50mm F2.0,光圈優先F11,快門1/160秒,ISO100,JPEG/Fine,AWB。

購票進入城堡,旅客們大多會先排排站在面向市區的矮牆,觀賞城下風光;接著,拿起相機相互以色彩豔麗的背景留下到此一遊的照片。比較專業的攝影愛好者則有如偷拍名人的狗仔隊,拿出各式鏡頭,靠在牆邊由左向右「掃攝」,一下子就拍了上百張照片。有些旅客則採取比較悠閒的方式賞景,其中二位少女面對面的靠坐在城垛上,一邊曬太陽,一邊看著手中的旅遊指南,對著遠方的景物比手畫腳。

城堡分為舊皇宮和阿拉伯城堡二個區域,前者只留下斷垣殘壁,後者經過大肆整建,還留下了護城河,以及一道作為入口的拱橋。進入城堡後,發現裡面居然是中空的,只留下高聳的城牆和11個瞭望台。遊客們並不介意,不論老少,個個有如「好奇寶寶」,巡遊在城牆和瞭望台,不時倚靠在城垛上探頭張望,深怕遺漏任何一幅美麗的風光。

貝克薩:遊覽市中心風光
貝克薩(Baixa)即是低地的意思,又稱為下城,是里斯本的商業區,林立著旅館、銀行和餐館。里斯本於1755年發生一場大地震,位於低地的市中心被地震、火災和海嘯吞噬,大約有15,000人喪生。市中心在1755年之後重建,建築物有如棋盤般整齊排列,且都是建於18世紀、帶著新古典主義風格的「新建築」,以及幾個大廣場、一堆銅像和紀念碑。
遊客們大多先到商業廣場(Praca do Comercio)報到,因為那裡是主要的交通樞紐,電車、觀光巴士、公車和渡輪全都匯集於此。由廣場走向市中心,即是著名的商店街,整齊畫一的街道林立著旅館、銀行、商店、露天咖啡廳和餐館。

里斯本市中心商業廣場(Praca do Comercio)。Olympus E-300,11-22mm F2.8-3.5,光圈優先F11,快門1/250秒,ISO100,JPEG/Fine,AWB。






對我來說,市心中只有Santa Justa電梯較吸引人,高達32公尺,是市區(低地)通往高地(Bairro Alto)最便捷的交通工具,同時也是市中心的主要觀光景點。電梯是一座新歌德式建築,設計者為巴黎鐵塔設計師艾菲爾的徒弟Raoul Mesnier du Ponsard。搭乘電梯需購票,來回一趟1.20歐元(2006年)。電梯的頂端設有露天咖啡座,跟城堡一樣是個極佳的展望點,可環視里斯本,包括對岸的聖喬治城堡、市區整齊的街道和廣場,以及遭地震損毀的卡莫教堂。走出電梯,可到附近的卡莫教堂和廣場看看。教堂目前為考古博物館,遭受地震破壞之後,並沒有恢復舊觀,反而留下石壁、拱門和拱柱,作為大地震的見證。





*****以下為里斯本街景*****














穿著傳統服裝的葡萄牙美女。Olympus E-300,50mm F2.0,光圈優先F3.2,快門1/160秒,ISO200,JPEG/Fine,AWB。


P.S. 以上照片皆攝於2006年6月,使用器材包括Olympus E-300相機,以及11-22mm F2.8-3.5和50mm F2.0鏡頭,前者最實用,大多用來拍攝寬廣的建築和風景,後者則是拍攝人像的利器。目前筆者已將E-300換成E-3,但仍擁有上述二顆鏡頭。


延伸閱讀: 〈葡萄牙里斯本:電車風光〉